引力播 家在蘇州 微博 微信
4px電話 要聞 民生 社會 理論 時評 文化 教育 旅遊 娛樂 體育 圖聞 專題 工業園區

在吳江松陵街道,有一支特殊的樓道長隊伍。他們身穿紅馬甲,走家串户,瞭解民情民意,化解矛盾問題,精準高效參與基層社會治理——

社區“芝麻官”聚起大能量

基層治理是一道“必考題”,如何讓基層組織這個社會“微單元”發揮好感知、傳遞、接收等功能,是今年才“一歲”的吳江松陵街道,努力思索的課題。

今年3月,松陵街道在轄區19個社區、12個行政村全面推行樓道長制度,聘任460名志願者擔任樓道長,參與小區管理。半年多來,這些身穿紅馬甲的社區“芝麻官”奔走在千家萬户,往來於社區羣眾間,凝聚小力量,化作基層治理大能量。

引力播

找到“神經元”

基層治理精準又高效

上午9點剛過,家住吳江松陵三村社區的居民鄧選珍就放下手頭的家務活,穿上志願者紅馬甲、戴上紅臂章,與另外兩位“紅馬甲”碰頭。她們行走在鄰里間,瞭解民情民意,化解矛盾摩擦,成為調解鄰里關係的“潤滑劑”。

引力播

樓道長鄧選珍(右二)是調解鄰里關係的“專家”。

鄧選珍是松陵街道的一名樓道長。在松陵街道,有460名像鄧選珍一樣的樓道長,他們來自基層“神經末梢”,擔當着“神經元”的“上情下達”作用。

2019年6月,吳江中心城區行政體制改革和行政區劃調整方案公佈,松陵撤鎮變街道,管理職能開始轉向基層社會治理。在街道近65平方公里的轄區內,有着19個社區和12個行政村。雖然絕大多數行政村已經實行社區化運行,但人口多、人員雜、管理難度大等客觀現實給各社區的管理帶來了諸多困難。

人手不足的矛盾首當其衝。記者瞭解到,松陵街道平均每個社區有工作人員7至8名,最多的一個社區也只有11名,而當這支隊伍面對着超過30萬的居民和180多個居民小區時,力量就顯得捉襟見肘。“‘髒亂差’整治、矛盾調解等工作往往是看得見,卻管不着,只能乾着急。”松陵街道黨工委書記華磊説。

此外,松陵街道轄區內還有多個徵地安置小區。一方面,從“村民”到“居民”身份的轉變並沒有帶來觀念的轉變,有些老習慣難以在短期內改變;另一方面,部分居民還沒有適應現代城市化的管理方式,管理工作常常收效甚微。

2020年年初,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讓地處吳江主城區的松陵街道清晰認識到“居民自治、羣眾參與”這樣的形式在基層治理中的突出效果。“我們去敲門不一定敲得開,但抬頭不見低頭見的老鄰居來敲門,效果肯定不一樣。”華磊説。

小區樓道,既是居民羣眾生活的“細胞”,也是社會網絡的“微單元”。小區樓道還是各種社會問題發生的“微源頭”,也成為社會綜合治理的“微系統”。

在各項工作的推進中,街道逐漸察覺到了居民志願者在小區樓道管理中的巨大作用。“一個小區如果有幾名感召力很強的志願者,就能為社區治理工作帶來新的活力,通過‘門到門+户對户’這種既精準又高效的社會管理,凝聚小力量,化作基層治理大能量。”華磊説。

由此,一場由街道黨工委引導、居民羣眾主動參與社區管理與服務的制度創新舉措開始“醖釀”出台。

搭起“連心橋”

鄰里間洋溢文明新風

今年3月13日,松陵街道印發《關於在湖濱華城社區、東門社區、北門社區、蘇河社區試點推行樓道(街巷)長制度的通知》,並制定工作方案,明確了樓道長隊伍建設的具體目標和相關舉措:在長期居住社區的“兩代表一委員”、黨員志願者、五老人員、居民(村民)小組長、法律顧問、羣眾代表等基層骨幹中“選優配強”,率先在上述4個試點社區推行樓道長制度。

一支150餘人的樓道長隊伍就此形成。他們奔走在千家萬户,往來於社區羣眾間,積極傳遞黨和政府的聲音,用温暖的服務拉近了街道、社區和居民的距離。

隨後,松陵街道其他社區陸續跟進實施——在認真梳理每個社會治理網格內居(商)户情況後,在轄區內的樓道、街巷中分別挑選出具有較高威信、較好羣眾基礎和較強奉獻精神的黨員羣眾,擔任樓道(街巷)長,同時按照居住就近原則,以每名樓道(街巷)長聯繫100户至150户居民為單位,形成基層治理的樓道長工作制度。

這個舉措得到了松陵街道各社區和村的熱烈響應。樓道長制度迅速在轄區全面鋪開推行,樓道長隊伍從最初的150餘人擴充到了460人。

疫情常態化防控、文明城市創建、生活垃圾分類、農村人居環境整治……460名奔走在松陵街頭巷尾的樓道長,搭建起政府、羣眾的“連心橋”。

記者瞭解到,工作內容制度化的同時,松陵街道還通過制定一系列管理、激勵措施來推動樓道長進一步密切聯繫服務羣眾,進一步激活樓道長工作熱情,點燃基層治理質效。

通過滿意度調查問卷,松陵街道實時記錄樓道長崗位履職、志願服務等情況,及時瞭解掌握樓道長服務表現。同時,也用服務積分卡的形式,對樓道長服務時限、質量、事項輕重緩急等情況進行量化積分。此外,街道還實行動態管理,強化考評激勵,獎罰分明——對於對崗位職責履行不到位、表現不稱職的樓道長,進行約談教育,而對工作表現突出的樓道長,予以專項表彰。

據統計,樓道長制度實施以來,街道已解決了421條樓道長收集反映的羣眾問題,調解矛盾325條。460名樓道長,不僅強化了社區服務居民的功能,還積極播撒正能量,鄰里間處處洋溢文明新風。

“以前居民一遇到問題往往就選擇投訴,近來我們發現,他們會找樓道長商量了,我想這就是居民開始漸漸信任樓道長的表現。”華磊表示,街道層面也將着力解決樓道長反映的各類問題,進一步提高他們在居民中的威信,讓他們深度參與到基層治理工作中。

“5支力量”攜手

賦能社區提升自治力

自被選聘為樓道長後,今年53歲的倪國琴就將“照亮弄堂”作為自己為小區辦的第一件便民實事。

點位選擇、民意調查、對接社區……倪國琴跑了10多天後,14盞升級後的LED路燈陸續在東門社區連心弄立了起來,弄堂燈亮了,居民心暖了。

連心弄是個無物業管理的老小區,內部100餘間房屋多數屬於居民自建房。東門社區黨委書記錢贇華介紹,因為沒有物業管理,多年來連心弄的路燈始終停留在建設初期模樣——破損的路燈設施、鏽跡斑斑的燈杆、老舊的路燈控制櫃,一入夜,昏暗的弄堂會給出行的居民帶來不便。

但是重新升級路燈設施,點位的選擇又會遭遇弄堂居民不同的聲音:離自家太近會暴露隱私、影響入睡;離自家太遠,又會影響夜間出行——這也是“弄堂”多年無法亮堂的主要原因。“樓道長熟悉鄰里,又會做羣眾工作,這事也只有交給他們,才能辦成。”錢贇華説。

“為小區爭取到了一件值得高興的事,我們昏暗的弄堂終於亮堂起來了。”翻開倪國琴的工作筆記,記者看到這樣一段她寫的心得。

東門社區西側的梅石社區,今年67歲的葉家,一直是居民眼中的“熱心腸”。成為樓道長後,她察覺到梅石小區某棟樓上下兩户居民因為晾衣滴水的矛盾已經“冷戰”很久。

“和氣生財,我就兩邊勸勸,大家各讓一步,海闊天空。”通過葉家的積極張羅,兩家人握手言和。

聽説生活垃圾分類要開展入户宣傳,家住蘇河社區蘭景苑小區的樓道長周曉香自告奮勇——白天照顧家中生病的老人,傍晚5點到晚上10點則穿上紅馬甲,挨家挨户發傳單、講政策、説道理,蘇州河畔颳起一陣“新時尚”風……

民生痛點、矛盾化解、政策宣導的背後,松陵街道形成一條以樓道長為起點、迴應民聲、多級聯動的紐帶。

針對樓道長收集的意見和建議,社區黨組織每週召開民情分析會,落實社區幹部會同業委會、物業公司辦理;一旦面臨社區層級難以解決的問題,社區將利用不定期召開的黨委成員單位聯席會議,發揮成員單位職能優勢予以解決;而對於物業管理失職、住户毀綠種菜等“老大難”問題,街道黨工委將牽頭協調,上下聯動,為民解憂。

在當好“矛盾調解員”外,樓道長還要圍繞全國文明城市創建、社區基層治理、安全生產、信訪調解等工作,承擔起“信息採集員”“便民服務員”“文明創建員”“政策宣講員”的職責,通過深入走訪、高效便民辦理、定期分析研判、打造社區服務陣地等“進門進户”的紮實工作,來進一步贏得羣眾信任。

“放眼未來,街道將繼續加強組織領導、注重資源整合,鼓勵整合各類黨建資源、志願服務資源、社會公益性組織資源,全力支持樓道長制度在轄區各社區的‘生根開花結果’。”華磊表示,樓道長制度的完善也將助力松陵探索建立“社區‘兩委’+樓道(街巷)長+羣眾代表+業主委員會+物業公司”5支力量共同參與的議事協商制度,從而賦能社區自治能力的提升。(蘇報記者 王英 陸宇其)

聲明:所有來源為“蘇州日報”、“姑蘇晚報”、“城市商報”和“蘇州新聞網”的內容信息,未經本網許可,不得轉載!本網轉載的其他文字、圖片、音視頻等信息,內容均來源於網絡,並不代表本網觀點,其版權歸原作者所有。如果您發現本網轉載信息侵害了您的權益,請與我們聯繫,我們將及時核實處理。
粉黛花開
各取所需
雨中揚帆
童心未泯
多彩校園 樂享科技
老舊小區煥然一新